凤凰体育

天和新聞 > 林少華翻譯《斜陽 人的失格》一書將自由與幸福的訴求推向極限

   林少華翻譯《斜陽 人的失格》一書將自由與幸福的訴求推向極限

  了解到:林少華自1989年翻譯《挪威的森林》開始,翻譯村上春樹作品長達二十余年,共翻譯了38部村上春樹作品,是中國翻譯村上春樹作品最多、也是最受歡迎的翻譯家。對于村上春樹的文字可謂如數家珍。而此次他在翻譯《斜陽 人的失格》中也對太宰治大加推崇。
  太宰治,本名津島修治,三十九年生命,二十年創作,五次殉情自殺,最終情死,日本無賴派大師,毀滅美學一代宗師,日本戰后新戲作派代表作家。
  林少華也曾翻譯過日本其他作家的作品,如夏目漱石、芥川龍之介、三島由紀夫、川端康成。林少華認為“倘以三駕馬車打比方,日本近代文學的三駕馬車應是夏目漱石、森鷗外和芥川龍之介;日本現代文學的三駕馬車則非此三人莫屬:川端康成、三島由紀夫和太宰治。”“如果說村上文學意在順應社會和自我療傷、自我撫慰、自我提升,那么太宰治則意在反叛社會和自我批判、自我告發、自我墮落。或者換個說法,前者傾向于自尊自愛以至自戀,后者傾向于自暴自棄以至自虐。”林少華在《斜陽 人的失格》序言中將太宰治的作品與村上春樹的作品做了細膩且深入的比較。
  《人的失格》在大陸也曾出版過多次,前后共有16個譯本,以前均翻譯成《人間失格》,此次林少華譯本中對此有所改動,將“人間失格”改為了“人的失格”,在他看來《人的失格》描寫的是主人公葉藏個人喪失做人資格的一部小說,而且該小說是太宰治本人的半自傳體小說。而“人間”在日文中本沒有社會的意思,故而雖然小說日文原名乃“人間失格”,但林少華基于嚴謹的翻譯態度,還是對此做出了較大改動。
  對于《斜陽 人的失格》一書中收錄的兩篇小說《斜陽》與《人的失格》,譯者林少華認為,《人的失格》是太宰治創作的最后一部作品,較之《斜陽》,《人的失格》中融入的太宰治個人生活色彩顯然濃重得多,“《斜陽》無疑是一個沒落階級、一種過往文化、一段已逝歲月久久低回的挽歌。然而若說《斜陽》是太宰文學之“集大成”,那么《人的失格》則是太宰文學的‘總決算’。上海翻譯公司發現:作者通過這部作品將對愛與真誠、對友情與信任、對自由與幸福的訴求推向極限。”